• 深圳 | 焦點 | 社會 | 專題 | 視頻 | 論壇 | 輿情 | 微調查 | 娛樂 | 時尚 | 旅游 | 星座 | 文化 | 美食 | 家庭 | 科技 | 笑吧 | 金融 | 汽車 | 健康| 教育 | 彩票 | 會女郎 | 活動

    業主強拆違建別墅荒唐非法建筑劃界迫在眉睫

    房產新聞 > 深圳新聞 > 正文   2015-09-25 07:54:22   來源:南方都市報      
    寶安區聚豪天下小區,業主共同決策,湊錢雇來鉤機強拆了一棟違建別墅,成為新聞。
      寶安區聚豪天下小區,業主共同決策,湊錢雇來鉤機強拆了一棟違建別墅,成為新聞。業主共同決定的權力,只適用于區分所有權中的共有部分與共同管理事務,不能涉及他人的財產,哪怕是不合法的財產。違法建筑只能由執法機關依法處理。這樣群起而拆之,與過去宗族會議決定將違反族規者沉豬籠,沒有本質區別。

      強拆業主指這個別墅是違建,而被拆的業主說,整個小區都是小產權房,都不合法,要拆一起拆,你們憑啥拆我的。這就又觸及了“小產權房”能否獲得法律保護的老問題。
      從法律角度,不存在大產權、小產權。建筑物從合法建造完成,就產生所有權,建造人為原始產權人,即使未辦理登記,其產權也受到法律保護。問題就在什么是“合法建造”。按現行城鄉規劃法,在城鎮進行任何工程建設,都必須申請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,未取得這個許可證或者未按照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,都屬于違法建筑,政府有權責令停止建設、限期改正、罰款以及限期拆除、沒收。
      法律規定很明確,但不接地氣。今天的城鎮居住用房,大體上有四種“身份”:一是全部手續合法齊全,可以在市場上合法流轉,這主要是商品房以及允許上市的其他住房;二是合法建造,但不允許上市流轉的房屋,比如單位自建房、軍產房、保障性住房,這些房屋有規劃審批手續,但沒有房地產證;三是沒有報建審批手續,但政府默認了的,如大量的城中村樓房;四是既無合法手續,政府又不承認,列入查處的建筑。在深圳,據說三、四類房屋超過住房總量的一半。由此看來,簡單按有無規劃許可證劃分合法與非法,凡非法建筑一律清拆、沒收的做法,根本行不通。
      深圳有1500萬以上的常住人口。這些人住在哪里?據有人估算,住商品房及其他合法房屋的,不超過20%,也就是說,80%以上的人,是住在城中村及其他非法建筑中的。這樣大面積的建筑如果都不合法,只能說明“法”本身就有問題。一千多萬外來打工創業的人,如果靠政府提供保障性住房,100年都解決不了。正是城中村,用集體的土地,用村民的資金,在極短的時間建造了數十萬棟住宅樓,容納了深圳最寶貴的人力資源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城中村是深圳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,為大城市解決農村人口進城的居住問題,提供了重要的經驗。
      不顧這個現實,僅以有無規劃許可證、有無蓋政府的印章來判斷建筑的合法與否,顯然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。
      建設合法性是所有城市都面臨的問題。香港、臺灣如何解決違法建筑?最重要的一條,他的土地是私有的,這是最重要的私產,業主如果違法,后果很嚴重。由于土地都有主,旁人想違建,不用政府出面,土地的業主就把你制止了。而在我們這里,大片土地都姓“公”,與所有的老百姓都沒有關系,對這些土地的違建管理,就只能靠政府官員,而政府官員的工作狀態往往不盡如人意。像本案中的違建別墅,建設、存在了十來年,舉報無數次,就是不見政府來管。所以我們違建多、遺留問題多、處理難度大。這些問題不從根本上想辦法,政府只靠一個規劃許可證,讓大部分建筑處于違法的狀態,不僅不利于保護不動產物權,促進不動產的利用,也會進一步滋生腐敗,擴大官員的合法迫害權。目前看到的一些拆除違建事件,選擇性執法非常明顯,造成很壞的社會效果。
      所以,政府的當務之急,是要從實際出發,劃定非法建筑的界限,絕大部分居住性建筑,只要不是侵占他人土地,不是存在安全隱患,都應承認其合法性,保護其產權。相信這對平抑房價也會有重大的作用。同時,政府應當根據自己的管理能力,確定管理的事項,管不了的,就交給社會,確定能管的,就要管好。

    最新新聞

    深房視覺

    優惠打折

    海南4十1游戏规则